陈清源

 

(请点击小图以看全图)

 
 

题目:《兔子》

年份:2017

画中话: “从前我住在屋仔时养过两只兔子,朋友卖给我的,块多钱一只。那时候我才刚出来工作,当‘Missi 仔’(助理护士),跟先生住在中院的结婚楼里。我们养的兔子很乖很活泼,我先生也很喜欢兔子,我们得空就放它们出来院子里跑动,平时去上班时就把它们关在笼子里。那时我大儿子出世一个月就被送走,因为政府不让我们在病院里养孩子。我的家人抱他回去峇株巴辖帮我养。孩子不在身边,我平时寂寞时就听广播电台节目或逗兔子玩。我的先生每天下午都去中院的文端咖啡店卖云吞面,从傍晚6点工作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他的老板娘廖嫂待他不错,生意也很好。我先生很厉害打面,工作勤快,廖嫂给他一天薪水3块钱,一个月就赚有30块钱。我当时当‘Missi 仔’一个月薪水也有42块钱,生活过得去。我的孩子由我家人帮忙带,我很放心,也很安慰。你知道吗?我来自一个不错的家庭,爸爸是个小园主,有几十依格的椰园。小时候,我们家还有马来工人帮我们洗衣,所以我16岁患病入院时好像“大番薯”那样,连洗衣也不会。那时候我住在84楼,82楼有个叫Siao Kim 的女人看我连洗衣都不懂就教我如何洗衣。哎呀,患上这个病就变得苦命了!”

尺寸:17.5cm X 15.2 cm

地点: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笨珍的黄梨》

年份:2017

画中话:“我二叔叫陈策, 从前在笨珍有一大片黄梨园,也有椰园,收成卖给食品制造厂。二叔平时除了打理园地,他还是个很著名的中医师,年轻时到处帮人义诊,救了很多人,所有村民都认识他。我十多岁患病时,我二叔去江边捉水獭,取出水獭的肝来磨成药粉给我服用,因为乡间流传这个是治疗麻疯病的药方。可惜吃了很多水獭肝药粉都没能治好我的病,最后父母唯有送我来这里治疗。离家后,我的爸爸和妹妹还是有来探我,我哥哥也会写信给我。后来我哥写信跟我说,二叔因糖尿病恶化而去世了,享年50多岁。”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屋仔和野花》

年份: 2017

画中话: “这是我曾住过的屋仔,门牌1312号,位于中院山上。那边的房子本来是给工作人员居住的,想起我能够获批入住这屋仔的经历也很好笑。原本住在这间屋仔的是一个手脚很好的院民,她的名字叫春妹,有一天她跟室友不懂为了什么事而相骂,后来两人还打起架来,互扯头发,打到脸青鼻肿,结果有人去告他们。我们的总管Kok Hoe Wah 一来到就命令她们搬去别的屋仔,而且叫他们当场就要搬走。你知道吗?以前即使病楼里有人打架也是这样处理的,医生一来到就罚他们搬楼,也是当场就搬。所以当这间屋仔空了下来,有个派菜的上头叫我赶快去申请,就这样,因为别人打架而被令搬家,我获准入住这间山上的屋仔。”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捕鱼记》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小时候常常跟我哥哥去江边捕鱼。峇株巴辖那里的大江里有各种各样的鱼虾,我们经常捉到一萝萝的'黑鱼仔'和‘虾仔’回去给母亲煮来全家一起吃。那时候我们乡村的孩子个个都会制造捕鱼用具,我哥哥就找来藤,自己也做了藤制的把柄钉上一个大藤圈,然后绑上鱼网变成捕捞用具,就这样带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去江边捕鱼。有时候,我们也进红树林去捉蚶、螺和海螺。有一次,我们进红树林捕捉螃蟹而迷路了,天黑了也找不到出口。后来,我大哥看我们从早到晚出去都还没回家,就拿着我爸爸的枪,那种打山猪的猎枪到红树林附近,然后用枪管吹出'呜,呜,呜'的声响。我们一听到哥哥吹出的召唤声响,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最后顺利走出红树林。那些年,我们小孩子都无忧无虑呀。”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榴莲和果子狸》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们的这边常会看到像猫一般大只的果子狸在病楼屋樑上方跳来跳去,还曾在上面小便,尿液就这样流下来弄脏了我们的床铺。睡我对面的瑞嫦有天在吃饭,突然发现有头上湿湿的,抬头一看才发现果子狸在上面小便下来,气死她了,要捉又捉不到它。木兰也中过招,一样被果子狸小便在她头上。这些果子狸很聪明,最爱吃榴莲,哪一棵榴莲树结了品种好的榴莲,它们一闻就知道,所以它们也经常藏在树上。因为果子狸经常在屋樑上小便导致我们住在病楼也不安宁,于是我们向护士投诉。后来院方决定砍了我们病楼后面的大树,从此就比较少看到果子狸出没了。”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火鸡》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一个住在柔佛的朋友曾养过火鸡。她住在组屋其实是不能养火鸡的,但她偷偷养,养大后杀了煮来吃。火鸡天生攻击性强,性格比较猛,不管人家死活,又贪吃又凶又霸道。我们麻疯病院里也有一只‘火鸡’,我不要讲她的名字。她就是那种只要自己得到利益,不管你死活的人。她生性好斗,只有她说的话才对,没有人讲得过她。如果哪个地方有她出现的话,一定会发生很多事,因为她常爱跟人吵架。我觉得我们做人应该不要太过份,你赢了又怎样?你为了自己的好处害到别人很痛苦难道就好过吗?一个人的涵养很重要,爱面子的人样样要争第一,你觉得她会快乐吗?”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牛吃草》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经常会看到这里的印度庙有人来放牛吃草,大概有五六只,有白色的,也有黄色的。我从我床边的窗口往外望就能清楚地看见它们在那里吃草,看到这些牛自由的活动,我很开心。我相信印度庙有举办庆典时,他们才把这些牛带过来。印度人特别尊敬牛,觉得牛是吉祥的动物,所以印度人都不吃牛肉。我信佛,有念观音经,所以也不吃牛肉。我的女儿自小闻到牛肉味就要吐。不过我觉得牛是很命苦的动物,要耕田、要劳作,对人类做出贡献但活得很辛苦,当然,现代的牛可能比较好命了。但是有时候我看报纸的报道,提到一些贫穷的国家好比印度,做牛做马还是最不幸的。你看穆斯林的古尔邦节时, 有很多牛被杀。它们在被杀之前都会掉下眼泪,因为它们本具灵性,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所以会伤心。我看了也觉得太残忍了。所以我觉得12生肖里,牛最辛苦,最幸福的是兔子。”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大象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觉得大象是一种很善良的动物,你看他们载人载货帮助人类活得很辛苦。在泰国,大象还要载游客,载客载到累了也没得休息,还惨遭虐待,我觉得它们真的很可怜。其实大象原本就应该回归到森林里去,不应该被人类这样对待,这样受苦的。你看野生的大象在森林里多么自由,他们吃甘蔗吃香蕉多么快乐。动物园里边的动物全部都被关着,失去了自由,多么痛苦呀。就像我们以前患病了不能出去跟正常人一起生活,被关在这里,也失去了很多机会,失去了自由。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要当老师,但是被送来这里后就没有了希望。后来康复后有机会出去了,但已经年纪大了又残废了,还有什么用呢?被人看不起,自己也会自卑的,觉得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了。好像你们刚刚来这里跑动时,我也不太敢靠近你们,不好意思嘛!因为我觉得你们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跟我们很不一样。后来我看到你跟木兰(Pak Nang)感情很好,抱来抱去,我才ok 了,比较relax 了!我很少跟外面的人谈天,怕人家看不起我。你没有看不起我,我就放松了!”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拉牛上树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觉得我们又老又蠢又不会画画,你来叫我们画画等于‘拉牛上树’嘛!牛哪里能够上树呢,我们根本就不会画,但是我们看在你帮助我们里面的人,我们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你,只好画画让你开心咯!你对我们好,我们也要对你好,不要让你失望咯。我们现在还是很笨根本不会画,也没有sample 可以看,把自己想象的通通画出来给你。对面床那个瑞嫦平时是‘睡觉大王’来的,现在也忙着画画了,都是为了你,特地画给你的,因为我们做人要有一点恩情。所以我们几十年都没有拿笔了,很久都没写自己的名字了,现在唯有乱乱画随便写给你咯。”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回家

年份: 2017

画中话: “这幅画讲述一只公鸡找到吃了就回家。我16岁入院,在这边的学校读书,爸爸和妹妹有来探望我,但是住了一年后,还是会想家,想要回家。17岁那年,学校放假期间,我向院方申请回家住几天。那个时候,麻疯病人是不能坐公共巴士或的士的,我走出去要叫车回家,都不敢说我是双溪毛糯的病人。还好,我的手脚都没有残缺,外表看不出我是病人,我就叫了一辆的士,付了三块钱,请司机载我下吉隆坡市区。从吉隆坡市区再搭巴士回峇株巴辖。你知道吗?以前我们要回家,带的衣服一天前通通要送到闸口的办公楼那里消毒。当然,我骗那边的工作人员说,我tumpang 罗里回家,不敢讲我打算坐的士和巴士回去。回到家看到父母就哭得要命,母亲安慰我叫我不要哭,问我院内的生活如何,聊着聊着就又开心了。没多久,又跟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到楼上玩捉迷藏了。假期结束,要回来双溪毛糯时也会依依不舍,但没有哭。哭也没有用,还是要回来治病的。我的父母每个月都会寄15块钱给我当零用钱,auntie (舍监)帮我保管。所有寄给儿童楼的保家信都会先交给auntie, 由她派给我们。哥哥偶尔写信给我,跟我说家人平安,叫我不要担心,要努力读书。转眼我也老了,两个哥哥都去世了,姐姐和弟弟还在,妹妹则移民到英国去了。另外两个弟弟送给亲戚领养,没有再联络了。姐姐和弟弟也少联系,毕竟每个人都忙各自的生活,我们也不能怪他们。”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自由自在

年份: 2017

画中话: “昨天我的朋友'黑珍珠' (化名)在病楼去世了,放下了,不再受苦了。我觉得她可以自由自在,了无牵挂了。你知道吗?她生了一男一女,孩子从小都由家婆照顾。等儿子10多岁时,'黑珍珠'想让儿子学有一技之长,打算送他去位于Batu Tiga 的蒙福少年城技职学校读书,但是当她回去家婆家要接孩子过来时,她的家婆突然不给她带走孩子。'黑珍珠'很生气就不再理家婆了。后来也因为孩子的事,'黑珍珠'跟丈夫闹意见,最后离婚了。她的儿子在新村长大,也没有什么出息,'黑珍珠'觉得如果当初她成功送儿子去蒙福少年城,儿子有一技之长生活会更好,她也觉得丈夫没主见,误了孩子的前途。'黑珍珠'是个很温柔的人,她生气起来也不骂人的,只是不跟人家来往而已。她一年前因为心脏病而动过手术,最近入院没多久就过世了。她一辈子都不跟人家争,什么事都看得很开,曾经有个男朋友,但也不争名分。现在离开了,我猜她也没有牵挂了,所以我觉得她自由自在了。”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可惜近黄昏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想,一个人年纪大了,你再怎么聪敏也没有用了,因为你的寿命已经来到‘黄昏’。即使活到120岁又怎样?不过是连累家人而已。活到80岁的老人通通都跑不动了,还能做什么呢?像我现在退休了,趟在病楼,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子女脚踏实地做人,自己平安没有病痛,不要连累家人就好。其实我们来到这个年纪,痛苦也没有人知道,心病没药医呀。没有几个人可以像马哈迪(前首相)一样92岁了还出来搞政治,跟人家争权,结果越争越给人家挖他的‘衰底’,自己‘冇衰拿来衰’不是更辛苦?所以人到‘黄昏’就要学会放下,与世无争,像我们这样得空看看报纸喝凉水,有人来关心我们,我们就很感恩。最重要是吃得开心,睡得好,不是吗?”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

 
 

题目:《人心不足》

年份: 2017

画中话: “我画这张画是要送给马哈迪的。他人那么老了,还不要退休,心不知足,爱权爱利!我觉得他应该想开一点,不要一直争权力,给别人机会发挥嘛!不是说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首相,别人就不能做呀。以前安华也不是被他害的。后来出现一个塞夫诬赖说安华鸡奸他,这个塞夫是小孩子咩?这么大的人不会反抗咩?没有理由被一个老人鸡奸吧?安华可是有老婆的人,这些人都在讲笑话,多余的!外国人也劝大马政府释放安华, 可是他们就是不放,强逼他‘吃死猫’。我不赞成政府他们这样的做法,就像纳吉现在通过一马公司吃掉人民的钱一样,这不是人心不足吗?这些人心不足的人,想吞掉全世界呢。我觉得这些人应该都活得不开心,因为他们贪起来,永远想要得到更多。”

尺寸: 17.5cm X 15.2 cm

地点: 希望之谷故事馆

作者:陈清源

版权:陈清源